中國曆史上唯一的軍閥郵票

来源:多米彩票 2017-10-18 责任编辑:360郵票網
2726

  四大名著中最喜歡《三國演義》,尤其喜歡開篇那句“天下事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”,短短幾個字精辟概括了幾千年曆史循環所遵循的客觀規律:從春秋戰國的交替稱霸到秦始皇的一統天下;從五代十國的政權分裂到宋元明清的多民族發展。即便到了近代,中國也經曆了從軍閥混戰到張學良“東北易幟”,國民政府統一全國的曆程。1916年到1928年的12年間,各地軍閥割據、群雄並起,紛紛向中央政權發起挑戰,折騰的昏天黑日,民不聊生。在這段混沌的歲月中,就連一枚枚小小的郵票都不能独善其身,无法保有一份清静,其间就诞生了中国百年邮史中唯一一套军阀郵票——以“奉系”首领张作霖为主图的“陆海军大元帅就职纪念”郵票。

军阀郵票

  中国唯一一套军阀郵票——“陆海军大元帅就职纪念”

  1912年,“竊國大盜”袁世凱終于如願以償的當上了中華民國大總統;1916年,又倒行逆施的複辟帝制做皇帝,遭到全國人民的一致反對,以孫中山爲首的革命黨人發動了一系列討袁武裝革命。只做了83天皇帝的袁世凱在衆叛親離之中被迫下台,不久便郁郁而終。袁世凱掌權期間,北洋軍閥內部派系叢生,權力爭鬥不斷,但都攝于袁氏的武力並在其軟硬兼施下保持著表面上的“統一”。袁氏一死,中央政府立即陷入極度動蕩之中,軍閥混戰的大幕就此拉開。

  當時,國家政權就如同軍閥手中的繡球一樣被抛來抛去,直、奉、皖三大軍閥“輪流坐莊”,總統、總理更叠不斷。先是1922年,直系軍閥曹锟打敗奉系軍閥,控制北京政府,並于次年趕走大總統黎元洪,以武力威脅及金錢收買爲手段賄選總統成功。一年後,奉系軍閥張作霖卷土重來,聯合皖系段祺瑞打敗直系,成爲北京政府新的掌權人。

  說到張作霖,那可稱得上是“一代枭雄”,更是一位頗具爭議性的人物。曆史上對其負面評價主要有三點:其一,張作霖窮兵黩武,不惜向日本等國借款充斥軍費,一再發動戰爭;其二,張思想守舊,反對民主,屠殺革命黨,支持袁氏複辟,逮捕並殺害了李大钊等多名共産黨人;其三,張作霖爲了擴充自身實力曾對日本采取過“親善“政策。

张作霖

  一代枭雄、“東北王”張作霖

  但當時,張作霖在民間,尤其是在東北百姓當中的口碑卻還算說的過去。張出生于低微的農民家庭,苦心經營方成爲顯赫一時的重量級人物,相當不簡單。另外,張作霖家風嚴謹,其子張學良、張學思(中國共産黨,中國海軍創始人之一)就深受其嚴格的管教和影響。同時,張作霖不僅重視家教,還極爲重視公共教育。1922年,他籌建了當時全國規模最大、辦學經費最多的東北大學,至今仍是全國重點高校之一。

  對日本的態度是張作霖被世人爭議最多的一點。1918年,他爲了擴充自己的實力,利用日本勢力控制了東三省。待其羽翼豐滿後,又轉而抵禦日本侵華,這讓日本人痛恨不已。據傳,曾經有一位日本名流在一次宴會上,明知道張作霖識字不多,卻“力請大帥賞字”,想讓他當衆出醜。沒想到,張作霖毫不推诿,大筆一揮寫下了“張作霖手黑”。日本人看他將“墨”字寫成了“黑”字笑出了聲,張作霖的隨從連忙提醒他:“墨”字少了下面的“土”。哪知張作霖瞪眼大罵:“對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嗎?這叫‘寸土不讓’。”從此,“張作霖手黑,寸土不讓”的典故在東北,乃至全國迅速流傳開來。日本人雖將張作霖視爲眼中釘,但也不得不歎服他是個“壓不倒的小個子”!

  1927年,控制了北京政府的张作霖取消国务总理一职,设立“陆海军大元帅”,6月18日就在他宣布就任大元帅时,亲自批准發行了开篇提到的那套就职纪念郵票。这套郵票的设计印制突出了“快印早发”的方针,从7月份确定郵票原素到10月开始印刷,再到次年3月正式發行,前后仅用时7个月。

  这一切倒不是由于张作霖的政府班底办事效率有多高,而是因为那时的军事政治形势风云诡谲,不说一天一个样,但也是世事无常,凡事要想成功,就必须抓紧落实。当时,国民政府定都南京,蒋介石挥师北上,张作霖的北京政府已经岌岌可危。所以,为了保证这套郵票能够得以面世,“快”就成了第一要务。但就在郵票發行的短短3个月后,被蒋、冯、阎、桂四大集团军击败的张作霖退守关外,途经皇姑屯时被日本关东军预设的炸弹炸死,乱世枭雄就此陨落。

皇姑屯事件

  1928年日本關東軍制造了“皇姑屯事件”,將張作霖炸死在火車中。左圖爲事件現場,右圖爲被炸的火車。

  1928年12月,张作霖的继承人张学良宣布“改旗易帜,服从中央”,使蒋介石所领导的国民政府取得了形式上的全国统一,军阀混战的局面也就此终结。如今,这套“陆海军大元帅就职纪念”郵票已成为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的最后挽歌,细细品味仍旧令人唏嘘不已。

視覺焦點

郵票回收热线
18780261221